相关资讯

在油画风景写生中的感悟
信息来源:中国画家在线   作者:潘晓东   日期:2013-05-26
    作画之事和看画一样本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但作为教师的我,应该就绘画本身的体会方面写点所谓的研究文章。人与自然是我和中国风景油画家同道们所要一辈子研究的重要课题,也是我喜爱油画风景写生的重要因素。在多年的风景画创作中,我发现中国山水画家成熟的标志首先是具有一定的程式化,当然更要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其中一部分画家的作品则是以一辈子搜集奇峰打草稿而来的,并以始终鲜活的画面影响着后人。我开始油画风景写生已有36年了,至今热情不减,究其原因是千变万化的自然始终吸引着我,置身野外使我充满幻想与激情,让我在画室里创作时就有了仿佛仍然在面对自然作画的感觉,这也是物我交融的过程,自有乐在其中。在写生中我有几点感悟如下:

    感悟色彩的流变:光的变化是色彩感受的源泉,而面对自然景色的绘画是一个写意的过程中,我丰观愿望的色彩会不自觉地和自然中某些倾向的色彩相互撞击,这时能激起更为强烈的色彩感,重视这个色彩的流动感,画面会有意外之美。

    感悟气韵和韵律:六法之一,气韵是作画的首要,但有一点尤为重要,气韵应是多种和多变的,会因人而异,因时代而异,因画的的内容而异。我近年在对景写生中多次体会到,油画风景画中的结构感是比较恒定的,把自然中的山石和树形的韵律,经过自己的提炼,可以变为画中的骨架,骨法的力量和韵律的节奏,使画面产生了内在的动力。这个内在动力就是气韵。

    感悟裁剪:针对中西方美术史而言,形式大于内容是一种普遍现象。画面的形式感和韵律紧密结合,近代风景画家重视构图的剪裁,这对寻求个性力量的写生型的风景画家尤为重要。家乡汉中那些浅山及丘陵的半圆孤状,以及贯穿在茶树间、水田中的小路,秋收后的草垛……无不具有很强的形式意味。利用这些因素再加以组合就是自己对形式的体验和综合。这次写生的几幅作品如《松山行》和《巴山印象》等画面中的远山、松树和坡地构成的形式感就是这种剪裁的具体体现。

    感悟笔致:笔触是外在的,可学的,而“笔致”足内在的是要感悟的。写生时激情和信手拈来的色彩,有时会变为动力性的笔触,我很珍惜以此产生的有活力的笔致,它显示了画家的性格,当然还有记忆。有些景色是我在实地看过两二遍后,通过反复推敲不断构想,直至不去画都不行的时候才动手,如《农家之二》一画中的玉朱棒子我在不同光线下多次观察后,到第三天早上才去画,因此尽管作画时光线在玉米串上五分钟一变,一层一层很快全被房檐遮没了,最后画下来大部分是记忆巾感受的模样。然而,这些光与影的流变与整合,画面的疏离与剪裁正是通过笔致来体现的。 

    感悟的差异和距离感:文艺作品之所以是艺术品,就是因为作品与所表现的对象应有一种距离感,也就是要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性格的差异使我们愿意去追求我们平时做不到的一事情,如让河流改道,树木移位等等,在东方绘画上我们能轻易做到达这一点。地域的差异,使生在南方的人能更敏锐的感受到北方高原和大漠的生命气息,在选景上有此倾向,表现时可能会更强调这些闪光点。另外景物与观看者之间有了空气透视,就有了距离感,但对陌生事物的距离感和理想往往是交织到一起的,使我住处理有些作品时,比较重视差异感和距离感。 

    这些,是我近年来油画风景写生时的一点感悟,也算是有感而发。目前在我们的生存还境日益恶化的情况下,我更向往青山绿水环绕的农家。这可能驱使我,今后会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去油画风景写生,这是我打心底里愿意干的事情。


潘晓东下4 潘晓东下3 潘晓东下2 潘晓东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