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滕维平石屯美术作品创作漫谈
信息来源:新画网   作者:管郁静   日期:2013-05-24
    滕维平先生有个雅称叫“滕伯”,无论年龄大小,几乎都这么称呼,最早这样称呼时“滕伯”才40多岁,初听到这个称呼还以为他年长,看到本人才觉得称呼不相符,通过了解才知道这称呼并非唯年龄而论。在多数人心目中这个称呼有着心照不宣和着别样的含义—— 亲切、尊重。生活中的滕维平是个不太多话,慈眉善目,亲切随和的老师和兄长;但谈论起艺术来却激情高扬,引经据典,还频有些独特见解,一本本写生本,一堆堆创作稿,一摞摞木刻版堆满他不大的画室;讲课专注投入,体系完整,主讲课程《黑白木刻》获省级高校精品课程。做学问丝毫不随便,认真严谨,一丝不苟。反观贯穿其艺术生涯长达三十年多的“石头情节”,足以让我们看到艺术家内心的强大与执着,而这份执着源于艺术家对自己的了解和对其艺术的自信。在当今多数人都在拼命追赶所谓“中心”或“潮流”时,他却保持少有的沉静,多年来一直潜心于自己的石屯绘画研究,在别人看来,几十年画石头房子似乎有些钻牛角尖,然而就是这些石头使滕维平着迷,为此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看似普通的石头在他的画笔下却产生了生命与灵性,描述了关乎一个民族历史和生命的动人画卷。在人心浮躁的今天,驻足观赏其古朴宁静的绘画作品,在平淡中静虑杂念“守朴含真”,获得心灵的休憩。

    石头对于生活在贵州高原的人们来说并不陌生,出门极目望去,除了丛林,便是山石。说起石头,历史上的许多文人墨客对此多有青睐,东晋陶渊明曾在他的《归援田居》中说:“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环境的影响使陶渊明与山石为伍,在其隐居时期常年以石头为伴,从他们的画作辞赋中透露出对自然之石的热爱或是以石寄托自己的理想抱负。然贵州的石头完全不具备古代文人画家眼中品评玩味的怪石、巧石、奇石的特征,滕维平所欣赏的石头显然也并非古人的价值取向,尤其是黔中安顺屯堡那些用石头堆砌的房屋,石头铺就的街巷,石磨、石碓、石钵,俨然一个无语的石头世界,石的亘古、石的不朽、石的坚贞与沉静、石的缄言和谦和体现的正是天地间无言的“大美”。这些平淡无奇、自然恬静的石头“敦实、厚重、坚固、稳定、朴实、简洁、亲切温馨。石屯古朴平淡沧桑,甚至有些地方已显裂痕和溃落。然而‘衰朽中透出灿烂,平定中拥有智慧。'”(摘自滕维平《创作札记》)建于明洪武年间用于屯兵的石屯,已历经了六百多年的风风雨雨,现在仍为明代屯兵后裔的居所,这里的石头沿袭着明代遗风,承载着传统文脉,蕴藏着文化精髓,形成了独特鲜明的屯堡文化,向世人讲述着数百年来的传奇故事。

    滕维平先生长期生活在安顺平坝,对屯堡文化情有独钟,特别是对石屯创作完全可以用执着、勤奋来形容。为此他不断往返于贵阳安顺之间,创作了大量的写生作品,他自己也谈到,正是由于大量写生对他的石屯系列创作带来极大的启示和灵感。早期创作的石屯版画系列,主要收集在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编辑出版的《美术家滕维平•石屯专辑》图册里。近年来,他开始尝试用不同的媒介来表现石屯这一不变的主题,拓展了石屯的表现空间,并取得了独特的艺术效果。

    这本画册里汇聚了滕维平先生三十年来不同时期对石屯创作的精心研究,无论是以何种媒介创作的作品,从中我们不难看出画家对纯粹的艺术语言的追求,其实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风格特征。画册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以木刻的艺术形式呈现的,包括黑白木刻与套色木刻,高2.4 米的双套色大型版画获全国优秀作品奖。木刻是他主要的创作形式,贯穿创作始终。作品风格平实静穆,构图满实厚重,绘画语言纯粹而深邃,由此奠定了自己石屯创作个性鲜明的艺术特色;第二部分展示的是铜版画,创作始于上世纪末在中央美院学习期间。由于铜版画技术上的处理形成特殊的效果,画面典雅庄重,彰显了石屯的谦和、稳重和大气,作品曾获省级金奖;第三、四部分是近五年来创作的水墨石屯,采用国画水墨、彩墨、焦墨构图,油画、水粉、丙烯色彩写生等绘画艺术形式,深入研究探索石屯的审美形式,精神内涵,文化现象,水墨石屯系列可以说进入了他石屯艺术探索的升华阶段,此间创作了数百幅水墨,上百幅色彩写生,作品壮美空灵,高古雄浑,自由灵动,语言更加精纯概括,具有传统的国画文脉,又能看到版画艺术精华,线条有刀刻的力撼,色彩具套叠的浑厚,溶多画种之长,取多技法之精。由于长期研究石屯,感悟屯堡文化精神,不断积蓄深厚的艺术学养,水墨石屯画得极具特色,使石屯文化的精神内涵得以充分诠释。作品曾两次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精品展并收藏。 

    从滕维平先生石屯绘画所体现的厚实,雄浑,纯粹,静穆的艺术风格,可观其坦然,内敛的做人胸怀和沉静,坚韧的性格特征。他做人做事尤喜平实,在艺术道路上默默探索,勇于尝试,潜心研究传统文化,也接受新的文化形式,最近还玩起了年轻人的游戏——上QQ聊天,他的QQ签名这样写道:“石头其实也不硬,牛角也不尖。”开始不明其意,在QQ上聊天时,他写了这样一段有意味的文字:“水和铁锤说石头不硬; 鸡蛋说硬……”。众所周知,改变固有的模式是一种冒险行为,对于多数人来说并不是很容易做到,必须谨慎为之,尤其是像他这样严肃对待艺术的创作者,但他有“水”和“铁锤”的精神,这也是艺术保持鲜活的生命力的有效途径,对此我深怀敬意,期待他有更新更好的作品问世。读过滕维平先生曾经写过一篇名为《大美无言》的文章,想必他也是从庄子那里借用来的。“大美无言”正是对他人品与画品最好的诠释和真实写照。

(管郁静/文)
2011年7月18日于贵阳相宝山

滕维平下4 滕维平下3 滕维平下2 滕维平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