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蒋宜勋老师二三事
信息来源:衡阳日报   作者:邝明惠   日期:2013-05-24
    蒋老师大名宜勋,湖南祁东县蒋家桥人,退休前是成都军区美术创作员,一级美术师,享受正军级待遇,曾经担任过四川省美协第四、五届副主席兼版画艺委会主任,获得过首届“鲁迅版画奖”,现在是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西南分院副院长。按照知名作家、书画鉴藏家甘建华的说法,蒋老师是“出湖美术湘军继黄永玉、娄师白、林凡之后的优秀代表,成为新中国军旅美术的一个文化符号”。

    我是衡阳相邻的郴州人,国人的习惯,他与我出了省就算是老乡。在军界他是前辈,他入伍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在画界认识他的人都称他“蒋老师”,不是客套话——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成都军区的美术创作达到了一个高峰,在著名画家方振先生的领导和提携下,军区经常举办为期几个月的美术创作班,现在名震画坛的艾轩、张文源,当时都是军区美术创作员。他们那时都在忙着完成各自的创作任务,所以找场地、请老师和下部队考核选拔美术苗子的工作,大都是热心的蒋宜勋去落实的。从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从成都军区美术创作班出来的画家,有秦文清、袁正阳、张国平、李传康、武海成……这个名单是可以拟得很长很漂亮的。

    蒋老师已近古稀之年,初次见面,很难把他和印象中的画家形象联系起来。他个子不高,远谈不上强壮,说话带有浓重的湖南口音,走路身子努力地往前倾,似乎在踮着步快步往前赶。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去茶馆喝茶,在别人看来快乐享受的事情,好像都与他无关。

    蒋老师成天乐呵呵的,见人春风满面,画笔下的人物也基本上是这种形态。他对别人提出的意见从不反驳,总是笑着点头,不知道是赞成还是不赞成,有些不见、不闻、不疑的意思,让人莫测高深。我对他的这种态度不满意,曾经善意地提醒他,说话、做人应该明朗一些,他照例不反驳,还给我说了一个故事。他入伍时正是“文革”闹得最疯狂的时候,一次和几个战友布置会场,会场正中要悬挂伟大领袖和亲密战友的画像,他拿着“亲密战友”的画像端详半天,自言自语道:“这个人咋看都像是个奸臣。”俱乐部主任见四下无人,一把将他揿倒在墙角,低声怒吼道:“你他妈的不想活了?你想死不要连累大家行不行?”或许就是这样的小事,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后来人们见到的他好像没有什么锋芒了。

    他对没有经历的一切充满好奇,但也仅止于好奇。版画、油画、国画、年画、宣传画,他无一不精,而且成绩斐然。作为人物画家,他曾创作出版过十几本连环画。1990年由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发命令表彰的同名连环画《川藏线上的英雄汽车兵——张洪》,全册111幅作品,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在全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的人物造型结构严谨、准确生动,因为没有上过美院,没有画过人体,所以一直深以为憾,自称是“土八路”出身。

    有一天,他笑嘻嘻地来到我的画室,满脸神秘的表情,问我:“听说你们请了个模特在画画?”我说:“是啊,几个人合伙请的,您要不要参加?”他又问:“怎么个请法?”我说:“每个人每小时给模特五块钱,人数是不限的,再加几个人也摆得开,您一起来不?”他迟疑了一下,说:“我不画,我去看看可以吗?”我说:“恐怕模特不会同意。”他有些失望,想了想,有了一个新主意,说:“你们画的时候通知我,我去给你们送开水,这样可不可以?”我一时语塞。

    又一次,两个学生陪他去青岛参加一个画展颁奖典礼。晚饭后散步,路过一家推拿店,两个学生决定请他一起洗脚按摩一下,他断然拒绝:“你们洗,我等你们!”学生说:“洗洗没关系的,钱我们都交了。”他态度坚决:“我不洗,我等你们!”学生没有办法,只好说:“那您先回宾馆好了,前面拐弯就到。”他还是那句话:“你们洗,我就在这里等!”学生进去泡脚了,一会儿前台服务员进来说:“你们一起来的那位老先生,不愿意坐在前厅喝茶看电视,自己站到店门口外面去了,怎么请都不进来。”两个学生面面相觑,赶紧草草地洗了出来,一抬眼,正好看到他隔着玻璃门往里面探头探脑的打望呢!

    蒋老师对待朋友和学生,那真叫一个尽心尽力关爱有加。尤其是成都军区出来的他的学生辈画家,现在还有十几个省美协理事、三个副主席,都或多或少都得到过他的恩惠,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感念。我在军区筹办画展的时候,他已经退休,建议我印一点展览资料送给首长和机关各个部门。我虽然在机关工作了十几年,但“知我者不多,爱我者尤少”,冒然送个人资料给别人,担心有自吹自擂的嫌疑。他就带着我提上一大堆画册资料,坐电梯到办公大厦15楼,然后一层一层地往下走,逐个办公室拜访,请大家光临画展指导关照云云,比自己办画展还要上心。后来又为了我的个人待遇问题,亲笔写信给当时的军区政委张海阳上将反映情况。前段时间,他悄悄地跑到医院,做了一个切除腹沟肿瘤的手术,据说从里面割去了半斤肉。回家休养没两天,恰逢画家米金铭举办画展,请他前去站台助兴。我劝他身体不好,可以告诉老米实情,他却说事先说好了,不能爽约,还是坚持去了。

    四川有句谚语:“一邛二雅三成都。”说的是天府之国出美女,而又以邛崃、雅安、成都为最。蒋老师的夫人年轻时是有名的“雅安一枝花“,现在依然光彩照人。两个女儿,虽不比大乔小乔,也都是天资聪慧,双双移民加拿大。外孙女王艺谙,小小年纪,学业优异,名播北美,音乐、绘画多次在加拿大青少年比赛中获大奖。蒋老师自己的绘画作品,在拍卖会上已到每平尺2万元以上,却依然故我,不离简朴本色。记得范仲淹在《严先生祠堂记》一文中说:“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我不敢说蒋老师山高水长的话,但好人一生平安总是我们共有的期待吧!

蒋宜勋下4 蒋宜勋下3 蒋宜勋下2 蒋宜勋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