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论女性美表现的社会心理
信息来源:《湖北美术学院学报》   作者:李峰   日期:2013-05-27
    摘要:本文对在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中,女性美表现的社会心理进行了分析,指出女性美具有自然美和社会美两个不同方面,以及女性美的审美心理标准具有动态性特征,是表现和解读绘画作品思想内容和形式美的重要途径。

    关键词: 女性美 社会心理 审美

    审美是人类精神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项社会性活动,它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和形态反映于社会生活的每个角落。以审美为目的性的绘画艺术行为,就是这种审美需求的集中表现之一。它深深地植根于社会生活之中,经过复杂的精神再生产的循环,又回到社会生活,从而进入社会的自控系统,参与维持社会的动态平衡,使人们的心理和情感状态在稳定、有序中得到释放和充实。换言之,对绘画形式美的追求和审视是人们社会心理的正常需求,是生命状态中一个充满活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世界绘画灿烂的文化背景中,对女性美的赞颂是普遍主题之一。延绵数千年,在人类文化史上绽放着独具特性的光辉。中国周肪的《簪花仕女图》、日本上村松园的《序舞》、意大利达•芬奇的《莫娜丽萨》、法国高更的《塔希提岛的妇女》等这些东西方绘画脍炙人口,泛着人类灵性的艺术珍品至今令人赞叹不已。饶有兴趣的是,与西方表现女性题材的绘画不同,中国的仕女画和日本的美人画都发展成为专门的画科,形成东方绘画特有的艺术现象。这也许是东方女性特有的品性之美引起艺术家特别关注的缘故吧,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欣赏和研究女性美文化史的广阔空间。

    孔子《论语•阳货》中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孔子关于诗的社会功能学说,实际上包含了对一切艺术作用的分析,它总结、规定了艺术认识方面的美学内容,深刻影响着中国绘画的发展。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也明确地指出:“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从这种把绘画与儒家六经相提并论的评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封建社会里对绘画的社会功能是何等地重视。同时也反映出绘画艺术的审美标准所包含的社会心理成分中,人们的社会态度——包括政治、人伦、经济等各方面的认识和看法所占有的地位。社会心理具有强烈的时代性,它不是一成不变、僵化的形式躯壳,是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变化着的活性因素。对社会心理深入分析,是表现和解读绘画作品思想内容和形式美的重要途径。女性美描写也同样遵循着这样一个创作和认识规律。

    在我国新石器时代的艺术中,就已留下了描绘女性形象的绘画和雕塑作品,不过那时,史前人类对女性美的感知是与他们对生命延续的渴望相联系的,其内涵更多的是一种与生殖相关的崇拜。当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结构形成后,女性在男性社会的强权意识下,处于柔弱从属的不利地位而受到男性的歧视,人们对女性美的认识开始超越了原始的宗教崇拜内容而更多了审美的成份。女性美的思想基点,由神灵般的崇拜为主,转而成为以赏花论月式的男性世界的理想美人。尤其是在春秋战国时期,思想活跃开放,文学艺术作品中出现了许多对女性美的生动描述。最出色的如《诗经》中的《卫风•硕人》篇,描绘卫庄公夫人庄姜之美曰:“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连串绝妙的比喻令人遐想联篇。与此相对映,在战国楚墓出土的帛画《人物龙凤图》,表现一位贵族女子正在虔诚地祈祷,其面容清秀,身材窈窕,衣着华丽,形象再现了当时女性审美的风尚。

    我们所说的女性美包括女性的生理状貌和文化素养、行为道德等两个方面,生理状貌是人类作为自然界的一种物类,如树木、花鸟一样所具有的自然属性的美;后者则是带有强烈人文性质的社会属性的美。作为人类自身的一种艺术表现的女性美形象,是集中了人类自身的具有审美价值的因素,在社会审美要求的指导下,传达了人们对人类自身的美的理想,从而导致女性美形象的抽象性。在每个时间跨度里,随着社会审美理念的变化都会形成相对稳定的模式化的女性美形象。例如,唐五代在造型上追求写实和神韵,即使画仙女,也要有“仙女即宫娃”之像,追求生活中丰腴艳冶的体姿、贵质华丽的服饰,周肪的《簪花仕女图》、张萱的《捣练图》中丰腮、小口、柳眉凤眼的妇女形象就是当时典型的唐代女性美。而唐寅的《秋风纨扇图》、仇英的《汉宫春晓》中,追求晋汉风格,讲究古拙高雅,人物造型趋向蕴静纤弱以及贴体紧身的明代服装,则体现了元明两代仕女体姿修长与典雅的风致。宋人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论妇人形象”一节中比照古今作品,指出古人所画妇人形象“貌虽端严,神必清古,自有威重俨然之色,使人见则有萧恭归仰之心。” 更是从伦理道德的角度阐述了在封建社会里女性美在社会理念方面的评判标准。这个标准是按那个时代男性社会的审美要求赋予的,因为,在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里,女性美总是主要反映着男性的审美要求,其变化发展也总是以男性的审美要求为转移,几乎与女性自身的意志无关。当男性以自己的审美要求在朔造着女性美形象时,女性在夫权主义的压迫下,无可奈何地顺应着男性审美的社会心理需要,也同时在朔造着自己。旧时代中国妇女以缠足为美,也有人以林黛玉式的多愁善病的少女为美,都是这种社会审美理念下的产物。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与其他艺术表现相类,女性美的审美心理标准具有动态性特征,这种动态性特征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即差异性和变异性。差异性包括民族的差异、地域的差异、阶级集团的差异以及个性的差异等。这是女性美审美心理标准的空间的运动性。变异性包括时代的变异和个人人生阶段性变异。这是女性美审美心理标准的时间的运动性。正如前面所谈到的,唐五代的女性美形象与元明两代女性美形象具有时代变异后不同的审美要求,中国仕女画和日本美人画由于地域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审美特性。同时,女性美描写也体现着艺术家与所描绘的女性美形象的原形之间一种内在的感情联系,也包含着艺术家自身对女性美形象描写中的普遍性的感情因素,作品中人物所揭示的深邃的内在感情力量和文化态度,都是作者自身的感情力量和文化态度凭籍描绘对象倾述而出的结果。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说,艺术家作为个体艺术品生产者,在女性美描写中起到了社会审美要求与个体审美要求相联系的桥梁作用。这里所说的“个体”,包括艺术家和艺术欣赏者,艺术家只重视感官美,则不能打动读者的灵魂;读者只满足官能美,则难进入高尚的精神境界。

    自从进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之后,争取女权,争取女性解放的自由平等,始终在艰难频危中挣扎。在女性只起辅助作用、男性主宰的社会体制下,女性的生存道路要依赖男性的支持,不得不以男性的目的要求为转移,根本没有实际意义上的真正的自由。作为领导的男性往往歧视女性,硬把女性看作低人一等,根本不想恢复女性的应有地位。人们常常借助社会的力量为男性的审美要求戴上社会性的伦理经义的桂冠,并在神权的强力屁护下维持着男性的统治,真正突破这一桎梏的是文艺复兴运动。文艺复兴运动使人们从神权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开始重视人,重视人的本身和人性,它摇撼整个历史时代的社会审美理念的变革,是男性社会审美要求的一次转变。其中所蕴含着的女性自身的某种审美要求,使那个时代的社会审美理念获得愈加广泛的社会性和趋向合理,女性美描绘也因此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

    随着现代社会的不断进步,妇女解放运动取得不容忽视的成就,在法律和人权精神的维护下,女性的社会地位已有了很大的保障和根本性的改变。女性具有了更大的独立性,她们的意识状态、心理层次已决非昔日自伤、自怜、自役的情态可比。在男女平等享受就业、教育、选举权的今天,女性自强的意识已成为一种社会心理,女性群体已成为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即使传统男性世界也不能不正视这种社会变化。建立新的女性美理念和女性美形象成为随之而来的时代要求,过去描绘女性美的艺术模式及在这种艺术模式下支配画家去进行艺术创作的社会心理基因,显然已不能全面地适应和反映现代女性世界,必须从审美内容到绘画形式面貌上均有所丰富、有所增益才能符合今天女性美表现的社会心理的变化,创作出具有典型意义的现代女性美形象。

(《湖北美术学院学报》2001年第4期)
 
(文/李峰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李峰下4 李峰下3 李峰下2 李峰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