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追随心灵
信息来源:   作者:   日期:2013-05-27
 一 

    每当我坐在画案前,望着窗外随风摇曳的绿叶儿,聆听着小鸟儿婉转、悠扬的歌声,以及空气里流动的优美旋律,嗅着画盘里墨汁散发出的阵阵清香,我就会感到格外惬意。我悠然地勾线染色,随心所欲,无所顾忌。仿佛之间,天空更加蔚蓝,空气更加清润,微风拂拂,野花溢香,山雀鸣啼。我似乎置身在一个充满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刀卜儿没有城市的喧嚣与拥挤,没有人与人之间的戒备与猜忌,也没有时钟摇摆的声音。我沉侵在自己理想的世界里,享受着这种没有干扰、完全自由的状态。这种状态让我充分体味到着生命的愉悦和真实,体味到绘画带来的空灵与超然。 

    是的,绘画是心灵的艺术,它需要画家有一个开阔、自由的心灵空间。画家只有在心灵获得完全自由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进入创作的最佳状态,达到所谓“天人合一”的境界,从而步入艺术的自由王国,感受创作过程所带来的阵阵惊喜。明代作家兼书画家李日华在《紫桃轩杂缀》中谈到,作画“必须胸中廓然无一物,然后烟云秀色,与天地生生之气,自然凑泊,笔下幻出奇诡。”的确,只有在画家去掉凡尘杂念后,方能感受艺术的真谛。倘若创作时有太多的顾忌,太多的条条框框,以及个人的物欲杂念,便会瞻前顾后,患得患失,从而影响其艺术想象力的发挥,降低其作品品质。唐代著名诗人王维的诗画之所以被后人誉为“落笔无尘俗之气”,就因为他“胸次洒脱,中无障碍”;中国绘画史上的著名画家石涛,成就卓越,其艺术主张和绘画实践对后世影响深远,这也与他的生活经历和空灵的思想境界不无关系。他从小削发为僧,遁入空门,尔后又从禅门转入画道,以禅的心境和超凡脱俗的品格,造就了他在绘画艺术上的出类拔萃;法国后期印象派代表画家梵•高的作品,有及其强烈的艺术魅力,这主要取决于他对绘画艺术的虔诚与执着。他整个身心都投入了艺术,几乎到了一种狂热的状态,以至于艺术过早地献出年轻的生命。他作品中极其强烈的情感色彩,粗狂而旋转的笔触,均富于创造性,让今天的人们在欣赏他的作品时仍会为之感动,并深受启迪,使人不得不对这位伟大的天才肃然起敬。

    与古人的时代相比,这个时代有更多的诱惑与选择。在当代商品经济大潮中能否坚定自己,淡薄名利?能否不随波逐流,真正倾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这对于当代画家来说,的确是需要时常反思的问题。



    音乐较之于绘画似乎有着更强的艺术表现力。它能充分表现宇宙中一切细微和精妙的情绪,它也似乎更加抽象与纯粹,能穿透内心,直达灵魂深处。因而,我在作画时始终喜欢有音乐伴随。流动的音乐蕴涵着无尽的生命力,它常常会带给我难以言表的美感和阵阵喜悦,让我实感疲惫、迟缓、麻木的心灵能迅速恢复柔软、敏感和天真的本性。 

    传统的民族经典音乐自然、青春而优美,像是从原始森林中流淌出来的一股清澈的溪流,沁人心脾。它不但能让我们在当代竞争社会中过于亢奋的情绪变得平和,使紧绷的神经得以松弛,更能净化我们的灵魂;西方古典大师的音乐,蕴含着高尚的和神圣的气息,精妙绝伦的旋律让人沉醉。巴赫的音乐与众不同,像是天外来音,它所传递出来的不是一般深邃而超凡脱俗的宁静,它带给人们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欢愉,而是一种近乎神性的喜悦。被誉为新世纪轻音乐典范的班得瑞,他的音乐也是我所钟爱的。他的大自然音诗系列纯净得一尘不染,那悠扬而神秘的旋律好似夹着一股清凉而温柔的风,拂面而来,透明而纯净的音色充满了朦胧的诗意,把你彻彻底底地融入空灵的、鸟语花香的、流水潺潺的大自然怀抱。这种亲临其境的感觉常常让人忘了自己。

    经典艺术如何才能达到音乐这种精神的震撼力与穿透性呢?如何才能表现出那种至真至纯的意境?这是我创作过程中时常思考的问题,也是我绘画始终如一的追求目标。由此,我在创作中更多地关注自己内心的感应,尝试把音乐的流动感、抽象性,音乐的精神内涵融入绘画作品中。在构图上,我力图打破传统以及流行式样,打破现实生活中的特定时空关系,随心所欲地组织画面,让构图服从于心灵的召唤。不知那位绘画大师曾讲过,不讲构图的构图,才是最好的构图。绘画艺术如同音乐一样是心灵的艺术,而不是现实生活的拷贝,艺术作品的功能不应该是以显现和阐明现实为己任,而应该去提炼、升华生活中的美,挖掘其精神价值。清代画家郑板桥说的好:“画到精神飘没处,更无真相有真魂。”在色彩的处理上,我也比较主观而自我,决不愿随潮流、追时尚,绝不循规蹈矩。我认为,色彩是绘画最重要的表现语言,大自然因丰富、灿烂的色彩而美丽。中国传统绘画中所强调的“以墨为主,以色为辅”的理论很难表达我的情怀,很难表达我对大自然的理解,也很难表达我在作品中所追求的音乐性。在我看来,绘画艺术是非常个人化的行为,追求绘画作品的个性是一个画家的天职。



    余秋雨在《艺术创造工程》一书中谈到:“艺术创造永久需要向人们意境习惯了的审美感知系统挑战,而不仅仅在同一系列之内做数量上的加添……艺术创作的每一步都应是创新和探险。”是啊,创造是艺术的生命,只有挑战陈旧的、常规的绘画艺术图式,挑战传统的、流行的审美定式,用新锐的眼光,用澄清的心灵,去发现、去感受大自然,发现生活中的真善美,才有可能创作出新颖,独特的绘画艺术作品。我们不应总是在传统、本土等问题上纠缠不休,要以一个大国的胸怀,以更开阔的视野去审视绘画艺术。真正的艺术是可以跨越时代和地狱的。

    由此,我在绘画创作时尽量去掉心灵的羁绊,让创作回归到对绘画艺术本体的探求。我知道,艺术崇尚自由、具有非理智性。因而,在创作时我一般不刻意地限定自己,让绘画随着感觉走,让创作还原其单纯,让心灵回到本真,这样,创作的整个过程就象呼吸一样自然而然,谁到渠成。在我看来,生命有限,做一个真实的自己,画自己喜爱的东西,画感动自己的事物,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记得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没有一件是出于个人的雄心,或仅仅纯粹是出于一种责任感,而是源于对人类和客观事物的爱和现身精神。”

    绘画是一种享受,一种心灵和情感的自我沉醉。尽管绘画的表现手段是有限的,但心灵的空间却是无限的。我深信,只要一个画家真诚地倾听自己的声音,执着地追随自己心灵的呼唤,艺术创作之源就永远不会枯竭。

黄静下4 黄静下3 黄静下2 黄静下1